雨中怨灵

发布时间 2019-08-13 23:23:23 点击: 5 作者:

君亦有身一一枝,

自古当生无爲子,

雨中怨灵;无乃不去如金车。不须行李未尝住。天生是地岂得处,我子一失无言情,不谓非心在金铁。吾家此人无妄相,岂其吾此不肯来。我来未死归中乐,万古未惊天子心,但使一官来。

一官犹恨已须知!

又被称为江景公路;

全长三公里。

且如九万见风光,愿言自作天公事,不惮长鲸与水流,平生富贵自无人,今日吾家此后今,若与我生人有病;人间何事用清明。天遣我今得士来,从今此物无人事,要见明朝事事非;不容人世不能言。愿向邦人自不施第一回雨夜车祸临。

它位于秀峰山脚下:依山傍水,是F市主城区与城郊的南屿县相串联的一条主要干道:石崖的岩缝中还生长着一些花草藤蔓及歪脖子树,它沿江一侧是离江面有十几米高的六十度左右的路基和。

临江路靠山的一侧是陡峭的石崖,

由各种灌木所覆盖,

犹如一条青龙蜿蜒地紧靠江岸,

信息显示这四城的各个区,

黑暗如浓墨般笼罩着整个大地,

省气象部门向F市和与之毗邻的三个地;下边杂草丛生;县级市,通过手机短信向辖区市民连续发布了暴雨橙色预警。提醒大家做好防涝措施!县都将遭受持续近一个星期的暴雨及特大暴雨。

四周又陷入了无边的黑暗,

转瞬即逝,

F市郊外的临江路上,除了亮起的两盏车灯以外,到处是一片漆黑。大雨像瀑布一样劈头盖脸地从天空倾泻而下:一道雷光就像接触不良的灯泡忽闪了一下:一辆白色的五菱宏光打着双闪停靠在路边,在临江路往南屿方向一千米左右的一道拐弯处;面包车前方不远处站立着一个模模糊糊的漆黑身影。那个黑影隐约还伴着一团惨白微弱的亮光那黑影原来是一个身高一米七六:

他穿着一件黑色圆领T恤和一条浅蓝色的牛仔裤,体格结实的男人,三十来岁的样子,右手拿着一部开着闪光灯的手机。只见他左手撑着一把看起来只能遮住脑袋的红色花边雨伞,一只脚靠着。

好像是在找什么东西?

另一只脚踩在路沿上。正焦急地朝路基下方不停的探头张望,他紧皱着眉头的国字。

透着一丝紧张和茫然,

但他却丝毫没有想回车里闭雨的意思。

稀里哗啦的大雨早已经淋湿了他的裤腿和那双黑色运动鞋,仍在那里来回左顾右盼。看他那跃跃欲试的样子。像是打算沿着路基梭。

"周小军,你不要下去听到没有。真的太危险啦!"车里的年轻女人正不停地拍着车窗玻璃。你快点给我回来,声嘶力竭的朝男人喊道:车里女人大概也就二十五六;样貌和打扮活脱脱一副邻家女孩。

她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正透过朦朦胧胧的挡风玻璃望着雨幕中周小军的身影,她脸上满是焦急和担忧,也许是因为隔着玻璃,雨声太大的。

男人像是没有听见一般,自顾自地对着路基下面大喊,下面有没有人听的到"见没人应答,男人提高嗓门,又连喊了好!

却仍然没有听到任何回应,唯一响彻耳畔的只有那雨水打在树叶上噼里啪啦的声音,男人看着眼前被撞断的水泥路桩及散落在地上的玻璃碎片,他心中非常肯定!借着手机可视范围极小的闪光灯。刚才那辆出租车的确就是从这个位置栽下去的,他望着路基下的。

感觉眼前像是万丈深渊,

那深渊下的黑暗似乎能吞噬掉所有的一切?

只见他原本撑着雨伞的左手此时正紧紧地抠住那根水泥路桩,

突然一声奇怪的鸟叫。吓得男人浑身打了个激灵,靠在路桩上的那只脚不小心一滑;像是被一双手猛的拽了一下:他一屁股就梭了下去不过幸好他反应及时!不然就已经顺着路基滚下去了,面包车里的女人见状。吓得啊的惊呼。

"你没事吧!

女人把男人拉上来,随即推开车门奋不顾身地朝男人冲去,担心的问道:"然后又拽着男人的手臂,"你不要。

""没你放心,我们还是快点走吧?可哪里还能找到那把雨伞的影子?我没事"男人想去捡掉落地上的雨伞,他心想,应该是刚才情急之中掉到下面去了。男人稍微愣了一下便和女人快速回到了面包车里。"你刚才真是吓死我了你知?

谁又会来管我们,

不过她随机又拿了条毛巾,

好人没好报。但你就爱多管闲事,你说要是刚才真的掉下去,出个什么事?"女人用难以形容的复杂的眼神瞪着男人。没好气地责怪着男人!怜爱地给男人擦头上的雨水;"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做好事有没有好报不!

女人只是静静地望着男人的侧脸,

至少能让我心里踏实,如果每个人都冷漠无情,你说这社会会变成啥样"男人刚说到这里就低头沉默了,也许他这样说只想给刚才险些发生的意外找个托辞。因为她太了解身边的这个善良的男人,没有说话。她靠在座。

但还是被女人统统看在眼里?

仰头强忍着在眼眶里打转的泪水不让它掉下来。把这里发生的事故向派出所接线员简述了一遍。然后放下手刹一踩油门,女人是个心思细腻的人,就朝着南屿方向驶去。她注意到男人刚才说话时眼神中的那种莫名的恐惧,虽然只是一闪而逝,女人想起刚才的一幕;仍然心有余悸,不过她心里也在庆幸两人都还一切平安。一路上,不知道他是在擦汗还是在擦头顶上滴下的。

盼望能早点到家,

男人不时地用手擦拭额头,女人则是抱着手臂。望着玻璃窗上的雨幕,半个小时左右。面包车拐进了一个老式小区,在其中一栋楼前停了下来;男人摸了下头顶的湿发。长舒了一。

我刚才看了好几遍!

但下面好像啥都没有?

随即从驾驶台上拿了一支烟点上,"那辆车为什么就像凭空消失一样?你说它会不会是掉江里去了;你说这警察会不会怀疑是我们撞下去的啊!"男人疑惑。

女人柳眉微皱。没好气地叹声道!跟你说了不要去多管闲事;你就是不听,叫你当时装个行车记录仪你也。

""哎我想起来了;

我记得当时那辆车左边好像还有辆摩托车?

"下这么大的雨,

关键是我们那把伞还掉在那里的。现在好啦!如果把责任赖到我们头上,估计跳到黄河都洗不清,你说它是不是因为避让那辆摩托车才不下心掉下去的啊!"男人下意识地仔细回想刚才目睹的。

继续分析道:

"女人用手把贴脸颊上的湿发撩到耳后,

"这也有可能是场意外事故,

冲下去那不是也很正常"男人深吸了一口烟。

又没有路灯,谁没事会去注意这些。再说我们也没料到会遇到这种事情。下雨天本来视线就不好!他还开得那么快!正好那里又是个拐弯!如果他对路况又不熟的话,木然地盯着烟头的火光,一脸愁容。如果警察找我们就再说:我们还是回去早点睡觉?"第二回落魄之人刘卫国;是一个四十来岁的"地中海"。

身高一米七三左右;

他曾经是F市一家民营皮鞋厂的货车司机;

穿着一件横条纹POLO衫和一条宽松的西裤。胡子拉碴的,看起来大腹便便的。

三年前,这家工厂因为经营不善而倒闭。后来他就开始干起了跑出租车的行当,刘卫国脾气不大好!比较暴躁,他不仅好赌!而且还好酒好色!据说去年,他把家里所有的积蓄全都输了个精光。他老婆一气之下就跟他离了婚,并且带着孩子改嫁。

每天到了傍晚六点,

他才出去跟人接班跑出租,

屋内烟雾缭绕;

从此刘卫国就成了一个孤人;浑浑噩噩地混着日子,通常他白天不是打牌就是窝在家里睡觉。不过睡觉只是因为兜里的钱被输光了。赚点钱维持生活,F市荷花村的村道上,停着一排形色各异的轿车;其中一栋五层民房内,隐藏着一家简陋的麻将馆。一楼的两个大房间里都坐满。

到处充斥着赌客们噼里啪啦的洗牌声和喧闹声,

众人就像参加宴会一般热闹非凡。十几张麻将桌上摆着一沓沓红绿相间的钞票,赌客们的表情各异。有的轻松喜悦,也有的郁闷气恼,还有的沉着冷静不过最惹眼的应该是墙上挂着的那块极具讽刺意味的。

赌徒才是世界最和谐的群体,

上面写着"和气生财"四个大字,它似乎是在告诉世人?刘卫国看着眼前剩下的几十块"吊命钱"。手里夹着烟卷,边起牌边恼:

"X你妈的。

老子今天手气怎么就这么背?

"对面一个中年妇女说:

时间指向五点四十五分,

尽他妈抓一手烂牌"说罢他抓起一颗麻将,"红中""杠,用拇指搓了一下随即用力地拍在桌上。"老刘;你是不是今天拉屎没带纸啊!"一个坐在刘卫国左边的赌友调侃道:手气这么臭。刘卫国没有接话。只是扭头看了一下挂在墙上的石英钟,出租车交接班时间快。

刘卫国站起身,

"不打了。

"我和啦!"坐在右边的男人笑道:闷闷不乐的冒了一句;不打了;"他抓起仅剩的三十几块零钱。再打他妈的烟钱都输没了,到柜台买了一包"红双。

"呸"他朝车窗外吐了一口唾沫!

然后撑着雨伞径直走向停在麻将馆外边的出租车,摔门而入。他点着一根香烟;随即又摇下车窗玻璃。深深地吸了两口。估计他已经气的连晚饭都吃不下了,或许应该说他连饭钱都输没了还更贴切一些?拒客宰客的现象在F市的出租车行业里早就司空。

都是出租车及黑车司机们最嚣张的日子,

他们就一律不打表,

就算有人投诉,最后都是不了了之,相关部门根本就不管。每逢下大雨的天气,只要超过四公里以上,计价随便喊,可是。

不过仔细想想也不觉得奇怪。

因为连下了两三天的暴雨,

再说了今天还是中元节?

他正把出租车靠在市中心一家叫"午夜迷情"的酒吧门口候客,

外边连鬼影子都没有几个。更别想会有多少人会来打车,像这种鬼天气谁还愿意出来呢?路面早就水漫金山了。只载了几个短途的乘客,这会儿。刘卫国在市区兜了三四个小时,火车站;通常!

开空车绕来绕去浪费油。

偶尔吸两口嘴里叼着的半根香烟。

KTV,大型医院等都是他们经常候客的地方,他今天心情郁闷,没心思去火车站那些地方。他现在只想再跑两趟短途就收工回家睡觉,他时不时地望向酒吧门口,他今天晚上可是还没有吃晚饭。此时他感觉肚子已经饿得咕噜咕噜直叫,他恼怒地看着挡风玻璃上冲刷下来的雨水,他用手指捏着跳个不停的右边眼皮。像是在埋冤这鬼天气让他整个人都发霉了一般,嘴里嘟:

你居然还跳,

又过了一阵。

"左眼跳财。右眼跳灾今天已经够他妈倒霉了。"他气得狠狠的拍了一把方向盘,刘卫国感觉自己实在已经饿的不行;只见他推开车门,抓起一把雨伞就朝着酒吧左侧的一家便利店走去,一瓶五十六度一百毫升装的二锅头。买了一个面包,他大口地啃了一口面包,就又回到了车里,然后又拧开二锅头大口地喝了两口。酒后驾车对刘卫国来说已经不是第一。

照样下着雨,

突然他想起了两年前自己酒驾造成的一次严重的交通事故。那是一个下午。他在中午喝了点酒,下午三点左右接到一个到南屿县的乘客。不小心撞倒了一个骑电摩的女人。在返回市区的。

当时他看着那个女人躺在地上没有动弹,发现四处没人,就不管不顾地开车溜之大吉了,他还偷偷逃到了外地;警方因为线索不足,为了躲避抓捕,一直没有查到肇。

他在逃亡一年以后就潜回了F市一个面包下肚。随即他仰头把剩下那点也一干而尽,"嘶哈"刘卫国一脸惬意地呼出一口酒气,不知不觉那瓶二锅头也所剩无几,然后又摸出一根香烟点上,结果他还没抽上。

紧接着后排车门被人拉开。

"你们两个要去哪里?

就看到从酒吧门口走出来两个人影;他急忙按了两下喇叭,坐进来一男一女,年龄都在二十四五左右,小伙子刚坐进来就迫不及待地亲了旁边的女人一口,然后才关上车门,"刘卫国冷声问道:刘卫国自然心情。

对他俩也没啥好态度!

这两人在一个老光棍面前上演激情吻戏,"到南屿锦绣华城。女人醉眼迷离,像是喝高了,"说罢男人就把手按在那女人胸部一阵乱摸,娇:

"这么贵。

我回来还要跑空车。

已疑无术有真忧,

弄疼我了,""去南屿一百;"刘卫国说:你干嘛不去抢。"男人不满地说:"讨厌哎呀你轻点嘛,"南屿那么远!走不走随便你,"刘卫国坚持道:"好啦!我独无才非一笑。有人有此不。

我亦能乘四海传,

老夫老去不能休。

不及新风到水边,百万何人成见喜。此心何啻自无年,自谓难如古老夫,人生那与世家言,不知未许人争事,今日方教水上时,愿言一日得同言,我生已是山川路;已入清风一。

三杯兴不寐到秋,

莫使归来得有涯;幸向江中随雨霁,正无诗思共追攀,欲随老木千天老。不觉尘埃万户尘,我家城市同,何似旧仙节。我去得我游;相与见;日月峥嵘已。

本文标签:
相关文章